动漫保藏 将来爆点在那边?

时间: 2019-08-10 21:13    来源: 澳门银河网站   
点击:

  霸屏一周、频创纪录的《哪吒》,令国漫崛起成为最热话题。上映一周持续霸屏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令国漫崛起成为最热话题。截至8月1日零时,《哪吒》电影票房破13亿元,超过2015年上映的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,成为新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,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第二。纪录还在不断快速增长中,8月1日下午,票房已突破14亿元。

  而7月初刚刚结束的西泠印社春拍,漫画连环画专场中,也出现了不少热拍场面,不仅有不少高出估价的拍品成交,甚至有一件潘玉良的作品,以1000元的价格起拍,经过多轮激烈竞价,最终以34.5万元的超高溢价成交,足见漫画收藏中一些令人惊喜的闪光点正在凸显出人气。

  这些市场动向,不禁让人联想到今年3、4月间的Kaws过亿,引发的艺术收藏格局变动。年轻藏家、潮流动漫文化,是否已经成为收藏界一个令人瞩目的新星?动漫收藏该如何开始,如何深入建立体系?如何辨别漫画收藏各门类的艺术价值?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业内权威人士,从学术、收藏等角度为你解读。

  【艺术价值】 如今看动漫作品的艺术价值?

  羊城晚报:我们发现近十年来,动漫收藏在国际拍卖市场上逐渐受到更多关注。国内的西泠印社从2011年开始,每年都有常设的漫画连环画专场。你觉得是否反映了国内的动漫插画收藏现状?

  金城:这样的市场现象,与动漫作品的艺术价值、收藏价值有一定关系。

  典型的动漫收藏中,动漫作品的原稿、手稿,它与其他的画种不同。其他画种比如油画、国画,主要是看这一幅画自身的价值;而动漫手稿原稿的收藏价值,很大程度要看原动漫作品的价值。原作品有一个发酵的周期,经过10年、20年历史沉淀,人们把它当做经典,甚至不断得奖,原本的漫画或动画影响力越来越大,原稿就会越来越受到关注,它会有一个持续的效应。

  为什么大众会觉得似乎2011年左右,动漫市场开始受到关注?这需要深层次分析。比如埃尔热的《丁丁历险记》这样的经典作品,它是从1929年开始创作,多年来价格一直走高,在欧洲的各大拍卖行都会有漫画专场。到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,美国、日本的经典漫画开始进入市场,实际上在那三十年间已经很红火了。但到了2000年后,西方经济出现衰落,中国经济崛起,所以收藏市场就有了一个转移。像有一幅《丁丁历险记》的小画,是在2014年创的拍卖纪录250万欧元,这也说明时间越往后,影响力越大,作品的价位就越高。

  羊城晚报:我们发现国内的动漫市场,似乎与国际上典型的动漫拍卖不太一样。漫画、插画、连环画都在此类别中,甚至有不少近现代画家的“跨界”作品。这是为何?

  金城:连环画与漫画,广义上还是同一个画种。在欧洲和美国,连环画这个画种会直接归入漫画的类别里;只有中国是把它单列出来,像西泠的专场会被称为“连环画和漫画”。这是中国的特有的一个现象。按照一般的发展规律,像我们当初那一批连环画家,自然而然会带出一批新的年轻作者,从连环画传承到当代漫画里去。但在中国,上世纪80年代中期时,连环画突然之间风光不再一夜消亡,创作就断了层。而新的漫画创作者,是在90年代之后看着日本漫画长大的,凭着自学走上了漫画创作之路的,这两代作者中间断了层,就变成了连环画与漫画的传承中断。

  实际上,在我们的连环画时期,各大名家百花齐放,广东像林墉、关山月都有创作连环画、插画。关山月曾经画过一部《虾球传》,林墉也画过有一本《西沙儿女》,都画得非常好,所以那个时期留下了一批经典的作品。按照画种来归类,无论是陆俨少还是林墉,只要他画过这类型的作品,收归到这个类别当中也都算是对的。而新的漫画作者。他们从模仿日本起步,身上传统文化的含量很少,而且到现在仍然很难褪去一些对日本漫画模仿学习的痕迹,这实际上也影响了他们作品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。所以也造成了目前新的作品还没有达到预期收藏价值、而旧的作品则资源有限的现状。

  羊城晚报:我们看到在连环画专场里,像齐白石、陆俨少、林墉这类的“跨界”作品市场反应很好。是否意味着,在收藏市场上,这种看似“跨界”的名家小品,也可成为值得关注的类型?

  金城:这一类别你看似“跨界”,实际上在藏家中也有专门的受众,是值得留意的一个收藏种类。举个例子,西泠漫画专场,我是从第一届就持续关注和参与。今年的西泠春拍,我也拍下了一套林墉为《花城》创作的73幅插图。大家的印象中林墉是画国画的,实际上插图连环画是他在某一个特定时期创作生涯的一部分。我是觉得这一部分创作也蛮特别,而且有学术价值。按照林墉作品的定位,像这样一次过把他上世纪90年代创作状态最好时期的73幅插图汇聚在一起,它的学术价值相当之高。在广东百年美术大展上,每一个重要名家的相关介绍上,林墉总共选了不到十幅作品,其中就有这一次拍品当中的两幅插图,所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,而且有时代的印记在上面。